首頁 \ 活動報名 \
發文日期:2019-04-09
講座 \ 2019/06/15金車文學講堂 : 陳義芝-人生七卷詩
〈人生七卷詩〉

文學即人學,它顯示人生、表現人情、挖掘人性,呈現悲歡、憧憬,讓我們看見生命中有哪些不一樣的課題。本次文學講堂,陳義芝老師將藉著詩的例子,引領讀者感受詩中特別的情境、意涵,未來面對現實人生,能有更好的對應,不致迷惘、錯愕。

進入詩的世界
沒有閱讀,就沒有創作!缺少閱讀薰陶,不可能激發出創作的能力,學習者無妨從模仿開始,當閱讀達到一定的量,內心想說的話開始萌芽,就能用適切的語言、完整的形式,結構出一篇散文、詩或小說,這就是創作的開始。
對於陳義芝老師來說,1972年是他真正寫作的開始,那一年參加復興文藝營,受到前輩詩人洛夫讚賞,隱隱覺知自己可以走寫詩這條路,發展出不同詩風。同年,即與蘇紹連、洪醒夫等人創組後浪詩社,發行《後浪詩刊》,後來改版為《詩人季刊》,前後出了數十期,主要鼓舞同仁不斷摸索、自求突破。

關於詩的書寫
寫詩須對語言、語法有所掌握,有意識的閱讀前人作品,體會詩的情境、有感染力的腔調。閱讀中國古典詩或外國詩,也很有助益,因為古今中外詩的原理都相通,不僅增加語彙,更拿捏語法,分辨語意層次,鍛鍊語言的敏感。
閱讀與生活,是寫作人必定兼顧的兩個面向。因為寫作,於是對生活體察更加細膩,不致認為一切發生都是理所當然的,隨時觀察、思索,並搜尋記憶中的題材──記憶是寫作的一個寶庫──捕捉有韻律的情意,產生抒吐的暢快。
二十一世紀是社群媒體時代,環境甚為喧鬧,許多熱鬧的事佔據了我們思考的時間。如果能讓生活單純些,反而會逼自己內省,讓心自然靜下來,如此便能感受外在的風吹草動,使感官鮮活敏感起來。
人,都有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等感官,但平時未必敏於體察,只有在孤獨時才充分開啟。

靈感與創作
想要找尋靈感,要讓心與腦持續處在活動的狀態。人如果安於制式生活,不易有靈感,陳義芝老師在訪談中提及,生活乏味,當然會造成寫作障礙,這時需要走出去,走出感知的框限,讓不一樣的事物開啟感受,使心靈活潑,對紛紜萬象生出不同看法,對人生各階段有不同追求。
寫作也不能單純只憑靈感觸發,寫作一方面來自感性,另一方面如何讓作品更有深度,表達出別人無法表達的義理,則需要不斷深思鑽研。
談到寫詩習慣,陳義芝老師說自己慣於在行動中思考。詩的特質在其精短,寫詩不會被時間、空間侷限住,相當自由,生活的每個細節都可觸發詩情,開車時突然連結的思緒、收音機播報的消息、任何一個迎面而來的詞彙或景象,都能納入創作的資料庫。人在移動中不斷有迎面而來的感受,當有感覺時,陳義芝老師便以筆記下,這些手札都供日後備忘,有機會便將記下來的文字組構成篇。他笑著說,寫詩只要找到入口,接下去就不難了。

詩,更貼近自我
一首詩就是一個人生,一個世界。詩人構思迷人的情境創作詩,讀者透過文字感受到他想表現的情感,從中便能與詩人交談。詩,看似深奧實則貼近生活,無非心頭舌尖想要吐露的話。人人都有想說的話,困難在能否對語言的層次掌握精準,透過細緻的揣摩,達到用字自然;讀者欣賞詩也需人文素養,端看能否準確掌握作者所用的文字、音符、色彩,進入作者創造的情境。
陳義芝老師分享一種讀詩方式:如果只憑眼睛閱讀,無法感受優秀作品的意涵,看來看去還是看不懂的話,那就朗讀出聲吧!將整首詩唸個10遍唸出韻味,全身心投入去唸!韻律是詩相當重要的成分,如果確實是一首好詩,唸了幾次自然而然就跟詩境接近,不會覺得陌生了。有時候抄它一遍,抄寫是放慢速度的細讀,看似機械式的動作,但一字一字的寫,畢竟與眼睛略讀不一樣,更容易因沉吟而融入其中,這也是欣賞詩的要訣。
--------------------------------------------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108/06/15(六)15:00-16:00
講師:陳義芝
講題:人生七卷詩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

報名人數:2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