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展覽資訊 \ 員山館
林安常、黃政耀、劉川鈺 創作聯展
展覽日期:2018-09-01~2019-01-01
參展藝術家:黃政耀  林安常  劉川鈺  
開幕時間:
展出地點:金車文藝中心 員山館
來自台灣藝術大學的三位藝術家,以故事喚醒對藝術的憧憬、逝去的回憶及歷史,開啟一場以靈魂相交的藝術深談。

-

推砌童年的玩具夢

  創作者林安常以木雕榫接建築材料,結合超現實的手法拼接動物及建築的故事,以理性的狀態來訴說時間及空間的脈絡。自小喜愛動手塗鴉、拼接模型,還曾將寥寥無幾的零用錢拿去蒐集公仔、購買製作模型的原料。從單純喜歡的動機,激發想瞭解模型及玩具製作的過程,因而進入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扎根學習、累積技術及經驗,林安常從完全不懂到鑽研專業原型師的作品,期待有朝一日化身木雕原型師,推砌出童年時的玩具夢。
  對林安常來說,動物象徵土地,而建築築於土地之上,把不同元素及材質交融於一件作品中,使不同調性的兩者相互呼應、產生連結。例如《黑山》這件作品,加入常用於建築裝潢的H型鋼及角條,藉此形容為「工業的產物」;而以拼接成主體的破碎木片,則比擬為「人工」,將自然與經人工製作的產物結合,更強化自然與文明的關聯性。
  林安常說:「木雕創作不只是雕刻而已,蓋房子的材料也源自各處,對於材料、造型與材質的結合將會一直在我的研究課題中。」本次系列作品中,林安常除了運用許多建築材料之外,也嘗試操作鋼筋、破碎原木木片等創作媒材,從裡(使用材質)到外(創作作品)的表現,進而讓觀者去思考、去想像,並發掘創作本身的靈魂。

被壓縮後的童趣圖像

  還記得許多人的共同回憶—「快打旋風」遊戲機台嗎?在八零年代引發熱潮的經典懷舊遊戲,一台內建多達500款的遊戲機台及彈珠台,竟落腳在黃政耀的「荷亞畫室」。
  黃政耀在求學期間,以寫實的平面繪畫及卡通人物詮釋創作,採用鮮艷的顏料潑染、塗抹於畫板上;大學後期,黃政耀除了喜歡懷舊電玩與漫畫人物,也特別喜愛遊覽民間廟宇,並從傳統建築色彩與神佛圖像中找尋靈感,同時不斷反思該如何在「滿足個人題材偏好」及「更貼近觀者生活」取得平衡,進而將過去的畫風保留並延伸至2018年最新作品中。全新創作以「Shooot!!消失的美感」為主題,發想概念源於現代人因資訊模糊而產生的焦慮感受。
 當日常生活速度的追求慾望急遽攀升,加上網際網路速度提倡快速,導致人類最初對現實的感知能力因速度增快而逐漸削弱,因此在「Shooot!!消失的美感」系列作品中,為了更貼近觀者的生活,以卡通圖像作為創作核心,透過大家熟知的文化圖像進行創作。黃政耀笑稱,在詮釋「大量訊息無法被吸收的焦慮狀態」時,需要運氣與多次的試驗才能掌握到訣竅,透過平面繪畫中刮除顏料,在顏料未全乾時以創作者為圓心劃過圖像,使殘留的顏料產生速度感模糊了可辨識的資訊,背景則刻意使用單一色塊表現,更加展現記憶與情感被壓縮後的畫面。

金生麗水.玉出崑岡的故事

  劉川鈺創作生涯中有家人、朋友、情人,有無血緣關係、是否存在感情,對她來說,他們一直都在。回憶藉由片段影像予以轉譯,讓斑駁和現實中的記憶相容,並用顏料訴說她的故事。
  在劉川鈺的童年記憶裡,一個是陪伴長大的祖父母、另一個則是為她取名的外公。從小由祖父母扶養成人,劉川鈺的祖父是父親的養父,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卻有血濃於水的感情;而外公是一個嚼著檳榔的神奇農夫,能寫一手好字,所以家中的子孫取名自然是落在外公身上。劉川鈺—「甲子年姓劉女生,中間名需三劃,五行缺金,尾字需帶金」,看似只是一般以命理來取名,直到幾年後回到老家,看到牆上掛著千字文,才驚呼原來兄弟姊妹的名字皆來自於千字文。
  劉川鈺創作源於回憶及對「家」的渴求,在2016年到北京交換學生時,對具象寫實油畫有了更多領悟,並將東西兩方思維結合入畫。常被記憶困擾的劉川鈺,創作就像是某一種告解過去的儀式。
本次展覽共分為《留下來》、《北京藍》、《17》三大系列,心思特別細膩的劉川鈺,在創作前會先構思每一系列的件數才開始下筆,像是《留下來》系列是因思念北京讀書的七位同學而創作,用典雅的方式:臘封,接著再選擇燒掉,把封存臘裡的回憶釋放。
  驀然回首,那些生活的紀事、回憶與情感的連結,將幻化為劉川鈺的力量,在求生之中,緬懷過去、尋找認同、獲得救贖及自由。



作品名稱
#01
藝術家
黃政耀
年代
2018
尺寸
材質
壓克力顏料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