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展覽資訊 \ 南京館
胡崴翔油畫創作展
展覽日期:2019-07-06~2019-08-25
參展藝術家:胡崴翔  
開幕時間:
展出地點: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胡崴翔-油畫創作展「宮樂途」
展期:2019/07/06–08/25
時間:週二至週日11點至18點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臺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2段1號3樓)
主辦單位: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服務電話:(02)2562-8629 #13
官方網站:http://kingcarart.org.tw
-----------------------------------------------
胡崴翔,畢業於國立新竹教育大學藝術與設計學系(MA),主修平面繪畫。過去創作嘗試各種媒材的探索與表現方法呈現,以自身生活狀態作為創作主軸,留心於觀察生活周遭及整體社會的詭譎現象,試圖挖掘未來無限可能。

創作靈感
社會規範和外界所賦予的期待,這些看似沉重的枷鎖,卻都是胡崴翔的創作靈感來源。他透過創作反映自我內心意識投射,融合生活中的日常風景,經轉化後「再現」,並結合「挪用」、「戲擬」的藝術創作手法,使經典圖像穿梭古今。

國中即就讀美術班,胡崴翔自幼即發現自己熱愛繪畫,繪畫帶給他無限快樂,面對他的選擇,父母也給予高度贊同,支持他往繪畫方面持續耕耘。創作的路上總有懷疑自己的時刻,瓶頸一把將他拽入漆黑深淵處。「那時候完全忘記當初學繪畫的快樂了。」胡崴翔笑著說,語氣雖聽來淡然,但採訪過程中可感受到當時的他有多麼不愉快,遭逢瓶頸之時,偶然翻閱了《唐人宮樂圖》以及《簪花仕女圖》。「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也說不上為何特別想欣賞這兩幅畫作,也可能與當時的心境有關吧!反而對這些作品產生了共鳴。」他說。

以生活狀態為元素,胡崴翔將現階段的生活狀態比擬為唐朝宮廷生活,將個人對於自身被空間及環境束縛的內心情感投射於唐朝宮女之上,唐朝宮女看似衣食無虞,每日打扮嬌艷,但卻發現其實際生活是如此委靡空洞,甚常感寂寞空虛之感,如籠中的金絲雀一般,美麗卻失去自由。

談媒材與技法
油畫使用步驟繁瑣,又需長時間等待,不過對胡崴翔來說,相較於壓克力,油畫的保存性及材料掌握度更加的完整及持久,再者,油料繪畫的技法非常多種,眾多油料繪畫技法中,「罩染技法」是他最常運用之技法,其技法常見於古典繪畫,反覆疊加不透明薄顏料後,經由光線照射會比不透明顏色更為吸睛。層層顏料堆疊之下,色彩更顯豐富,雖說壓克力也得使用罩染技法,但其色澤比不上油畫的雍容典雅。有優點自然亦有缺點,缺點則是難以預測畫面最終的呈現效果,一不留神就可能會影響成品的整體協調性,所以創作所花費時間相對漫長,但他卻不因此感到枯燥乏味,反而是耐心等待作品完成。

若仔細觀察胡崴翔的創作可發現,其創作中出現大量中國唐朝的古典繪畫,這些古典名畫多為「絹本設色」。「絹本設色」顧名思義為繪在絲織物上的字畫,畫面中可看到橫豎交錯的紡織痕跡。多半的絹本會因為保存時間的久遠而泛黃、褪色,另外,經過數次的捲動後,絹本亦會產生許多破損。

胡崴翔嘗試將西方的油畫罩染技法融合東方的繪畫形式,將原先不易保存的絹本汰換為保存性較高的畫布,並同時應用罩染技法,將畫布塗上一層又一層的薄褐色油料,層層罩染成像是存放多年的絹本,緩慢染色的過程中,也可象徵著時間的積累。尤為特別的是,他將絹本上的裂痕一一模擬轉繪至畫布上,為了完美複製裂痕,他刻意使用砂紙刮磨的半自動性技法來破壞畫布,刮磨的動作也代表著時間的催殘,以及人在捲動絹本過程中創造出來那些不經意遺留下來的裂痕。

對多數人而言,這些泛黃痕跡甚至是破損,皆被視為作品之殘損痕跡。但胡崴翔卻是這麼回答︰「不論是泛黃也好,裂痕也好,那所有的一切皆是時間遺留下來最美的痕跡,成為作品的一部份。」

專注所愛
創作過程中反覆挫折,也曾遭受他人冷嘲熱諷,幾經思索,胡崴翔毅然決然轉換繪畫風格,風格轉換之大,看得出他做了相當程度的取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受旁人影響。」看似簡單的話語,卻難以實踐於生活之中,胡崴翔近年嘗試放下他人之議論,專注於自己喜愛的繪畫,繪出一條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並持續用創作說故事,沒有盡頭。

作品名稱
研究所快樂圖II
藝術家
胡崴翔
年代
2018
尺寸
42x29.7cm
材質
油畫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