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展覽資訊 \ 南京館
黃芷葳 壓克力繪畫展
展覽日期:2018-11-03~2018-12-30
參展藝術家:黃芷葳  
開幕時間:15:30
展出地點:金車文藝中心 南京館
眨著一雙水靈大眼笑盈盈地招呼我進入她的工作室,她,是黃芷葳,是我們的當期展覽藝術家。

她常具體地想像自己在畫布上反覆疊加顏料的時刻。那個時刻獨立於世界的真實時空之外,一種獨屬於個人性的微小秒差,藉由一道微小的光在對於現實的擬像中找到逃逸的縫隙。


關於黃芷葳

黃芷葳在大學時以插畫為主修,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兩年才繼續進修彰化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在研究所時期則選擇壓克力顏料為主要媒材進行創作。
對她而言,創作可說是某種形式的「遠行」,這趟旅途中摻雜著熟悉、迷惘、熱絡卻徬徨的各種矛盾情緒,但過程的軌跡都有助於釐清自己每個階段的轉變,進而更加認識自我。
 
在進行創作時不喜歡「將就」,有時不喜歡沿用原本就擅長的繪畫方式,時常在鑽研新的畫法或思維,搜集靈感的時間雖長,每次都打破原先舊有的框架,豐富作品的可能性。


創作靈感

一開始會接觸太空的題材其實是從看科幻電影開始,眾多電影類型裡,她尤其關注科幻電影,著迷於超自然現象。這類型的影片參雜了科學的領域與虛構的想像,大多以未來的科技發展為故事背景,這種描寫尚未發生的時間點,或許可以說有著擬造敘事的性質,預言未來的科技將會帶來比現在更加便利的生活,或更巨大的破壞。人們對於未知的事物總是懷抱著好奇與期待,科幻電影滿足了想探訪未來的慾望,以現實世界為參照對象,打造了有科學原理和完整架構的虛幻世界,填補了對宇宙的想像甚至是顛覆想像。

觀看的經驗轉化成視覺藝術,藉由太空的主題,將所有被現代娛樂性媒體所簡化的元素重新壓平在畫布上,時間與肉體勞動成為個人的維度被反覆疊加、稀釋、抹去。使人們對太空的想像產生更巨大與寬廣的可能性。

創作媒材

壓克力繪畫,是她主要的創作媒材。除了高流動性之外,無須長時間的等待以及高度可塑性是她選擇壓克力的主要原因;自動性技法與拼貼的技法,是她經常使用的兩大技法。喜好分明的她,對於喜歡的事情會全心投入,不錯過任何細節,反之,對沒有興趣的人事物則無法假裝,這樣的性格或許過於極端,卻更能全神貫注在自己喜歡的領域。「運用這兩項媒材的呈現也跟自己個性有關,我認為自己是兩種極端個性的總和,所以選擇將這兩種技法融合呈現。」她這麼說道。
   訪談中得知,黃芷葳接觸推拿的時間長達七年之久,她認為推拿是一種被人類遺忘的本能,人體的一些痠痛症狀可以靠自我推拿的方式來治療,進而痊癒。雖然在推拿的過程中自己是擔任被修復的角色,但同時也是個學習者。從初期的懵懂到現在可以輕鬆的控制力道以及察覺體內微小氣流之流動,也使她從中獲得創作靈感,將推拿結合太極陰陽觀點帶入自己的創作。

當陰陽遇上藝術

《周易》:「易有大恆,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太極,為太空的中心。太極,對她而言是一種自然的能量,而非某種信仰,更不單單只是學說,事物中有相對立的面向就有陰陽。太極與太空,或許可說是傳統與未來的對立,將這樣的能量結合對宇宙的遙想,融合藝術與神秘學的創作,黃芷葳更希望能讓觀者對於宇宙以及生命的聯想有更遼闊、壯麗之感。
藍色的作品以冷色調、向內的動態來代表「陰」;粉色的作品則以暖色調、向外的動態代表「陽」。「古人把對立且聯合的現象,用陰、陽來區分,如:陰—向內、寒冷、沈靜;陽—向外、溫熱、運動。陰陽的觀點和生活息息相關,藝術作品中的聚散、虛實、打磨與覆蓋也是相互對立與依存的狀態,過與不及都不是最好的狀態,沒有破壞就沒有創造,唯有在對立之間取得平衡,畫面的安排與營造,使之和平共處是我所關注的。」黃芷葳說道。

小行星系列

貨幣流通於人們手中,錢幣所能到達的地點、其所觸及的人是我們難以預測的。我們都是實質貨幣的經手人,這些貨幣如同宇宙飛行器探索新的棲息地般,在生活中穿梭、游移。貨幣的形狀更使她聯想到行星,在上面描繪出行星的材質或宇宙風景,使其不只是在經驗上,表面也跟太空有更進一步的連結。
 
後記

“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Brand
一句出自<星際效應>的台詞也反映著黃芷葳的心境,面對自己喜歡的事物,她總能勇往直前。


作品名稱
星球位移
藝術家
黃芷葳
年代
2018
尺寸
15.5x22.5cm
材質
壓克力顏料
簡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