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活動報名 \
發文日期:2019-09-12
講座 \ 2019/10/26(六)金車文學講堂:柯映安【職人故事怎麼寫?談故事創作中的真實與虛構】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9/10/26(六)14︰00-16︰00
講師︰柯映安
講題︰【人故事怎麼寫?談故事創作中的真實與虛構】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12鄧小姐

  柯映安1991年生,高雄人,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目前就讀台北藝術大學電影創作研究所,曾獲2018年「拍台北」電影劇本首獎,並為公視新創電影《無法辯護》的共同編劇,入圍2018年啟明出版社「第一屆特別出版計畫」。2019年出版《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廣受各界迴響。

  初次見面,柯映安給人的印象落落大方,思緒脈絡清晰,與她訪談的過程既輕鬆又愉快,好學認真的性格在訪談中也展露無遺。

  起初鏡文學想尋找合適的作家,執筆創作一本關於台灣新聞媒體生態的故事,意外獲得徵選機會的她受到出版社的青睞,於是,《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一書就這麼誕生了。後續她也同時自己完成了《無法辯護》和拍臺北劇本的得獎作品《小春與豬排》,說起來,柯映安目前的作品其實都與戲劇有關。鏡文學雖以文學為名,但成立目標是發展影視授權,讓更多人看見真實的故事,想必這次出版的小說未來將以翻拍成影視作品為目標前進。
真相是什麼?

  如果是喜歡公視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觀眾,一定會喜歡她最新力作---《死了一個娛樂女記者之後》這是一部改編自新聞界的職人故事。書中採用眾人熟悉的話題時事,以一位女記者的死,來探討台灣新聞媒體長久存在的問題,並藉由各種事件的觀點,編織出複雜又矛盾的人性。人們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肉身搏鬥競爭、揭開那些紙醉金迷不為人知的一面,究竟是虛構還是真實?作者這麼回答:「我甚至覺得自己寫的還不夠真實,畢竟這種事情都是隨時隨地的發生。」這段回答也為小說增添幾分想像。

  鏡文學擁有豐富的媒體資源,這不僅提供了柯映安最完善的創作素材,也讓她可以在「鏡週刊」進行田野調查。為了能寫出一本身諳新聞媒體黑暗面的小說,柯映安必須熟稔媒體界生態,歷時一年反覆編修的書寫,以及不斷請益資深的娛樂記者、編輯,穿梭於密密麻麻的資訊中,柯映安大膽卻不失謹慎,謹慎蒐集資料以確保不會偏離小說主軸,擷取故事應有的模樣。



  談起田野調查過程,柯映安也興奮分享和記者的訪談:「記者的個性跟一般人很不同,機動性非常高,好像隨時隨地都準備好,等著妳提問。出書的過程大家都會參與討論,討論這個事件夠不夠真實、夠不夠勁爆?甚至爆料出更多曾關注過的新聞,透過訪談讓我覺得,他們就像是我的朋友,相當好玩。」

  小說內容雖然引起觀眾省思,然而,柯映安最想傳達的核心理念卻相對單純。「我並不是要站在一個至高點讓大家反思,我想好好談事件本身『就是它發生了,然後一直都在』這件事。書中女主角雖然看起像英雄,但其實她也有自私的一面,也許有那麼一瞬,想踩著這些人往上爬。我想把這些人性寫出來,僅此而已。」


一條永不枯竭的路

  很多人對於自由業懷抱嚮往,但相對的,自由業也有它的壓力。就像柯映安剛開始接觸該領域,因為需要機會,必須同時接下好幾件案子,明知自己該放下手邊工作休息,但壓力總是如影隨形,而且也常感到挫折:「寫作這件事不像考試那樣絕對,考試只會有『好』或『壞』的分數,但寫作永遠不知道怎樣才能達到對方的『最好』,或自己的『最好』。如果沒辦法穩住自己的心態,很容易就會崩潰。」她輕聲地嘆了嘆說著。並給予正逢難關的寫作者建議:「『永遠不要把創作當成第一位,而是應該把它放下來』這樣才不會太辛苦。」

  人生有很多事情是無法預料的。原先想報考歷史研究所的她,因緣際會之下輾轉進入了台北藝術大學電影研究所。歷史系四年的累積磨練,讓柯映安學到的東西慢慢在各層面發酵,並奠定她良好邏輯思維的能力。談起自己這些年的轉變,柯映安說:「現在的自己和以前很不一樣,我試圖去喜歡更多東西,遇到的每個人也都期望能聊上幾句,並從過程獲得啟發、想法。我想,當你認為每一件事情都很好玩的時候,才不會在同一條路上走到枯竭。」她的雙眸透著堅定。

  彷彿看見未來的柯映安會繼續在事物的核心處,所有線索指向真相之地,認真等待讀者的到來。
邀請您一同探討她是如何在真假相摻的資料裡,透過虛構陳述真實。


目前報名人數:3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