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活動報名 \
發文日期:2019-08-04
講座 \ 2019/09/07(六)金車文學講堂:劉梓潔【小說的自由遊戲】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9/09/07(六)14︰00-16︰00
講師︰劉梓潔
講題︰【小說的自由遊戲】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12




  劉梓潔,1980年生,彰化人。台灣師大社教系新聞組畢業,清華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肄業。曾任《誠品好讀》編輯、琉璃工房文案、中國時報開卷週報記者。2003年,以〈失明〉獲得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2006年以〈父後七日〉榮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並擔任同名電影編導,於2010年贏得台北電影節最佳編劇與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

  近年並跨足電視,擔任《徵婚啟事》、《滾石愛情故事》編劇統籌。著有散文集《愛寫》、《父後七日》、《此時此地》,短篇小說集《親愛的小孩》、《遇見》,長篇小說《外面的世界》、《真的》。現為專職作家、編劇。


認真寫作,從時間管理開始

  下午和梓潔老師約在大安區的C25度咖啡進行採訪,老師以一身淡雅上衣搭配寬褲現身,給人乾淨清爽的感覺。五年前,她離開台北到台中定居,現在只有工作需要才會專程北上。有時間觀念的她,待訪談結束後還要上附近的瑜伽課,保持一貫的運動作息,絲毫不浪費北上時間。就連外出旅行,在機場等待或搭飛機的時間,只要打開電腦,她就能迅速進入寫作的狀態,並保持一天三小時的寫作長度,將工作融入自己的生活。

  平常梓潔老師也愛好登山、瑜伽、唱頌……等活動,她將這些當成一種美好的紀律,除了讓自己更柔軟,也使頭腦更清晰。她又是如何形容自己的?「我是天秤座,天秤做事又急又優雅,我會花很多時間在調節上面。我期許自己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可以是從容的。」

  劉梓潔第一本集結散文成書的《父後七日》轉眼間將邁入十年,因為得獎伴隨而來的巨大光環,讓就算沒有閱讀的人,也會因同名電影「父後七日」而留在所有人的印象中,成為最著名的代表作。在那之前都是自由接案的她,這樣感謝:「被我的作品推著走,我覺得很幸運。雖然得到金字輩的獎,但不代表就能呼風喚雨,保證未來一路順遂。有時候,我覺得得獎的意義,反而是紅利。」不願一再重複自己的她,後來創作題材與親情鄉土無關,反倒增添許多都會愛情故事。在其他專訪時也曾說過:「我不是那種可以很久不寫後,再寫的作家,我需要一本一本寫上去。沒有經過,就不知道伸展到何方。除非我中間累積了龐大的人生經驗,否則空了那麼久不寫,我很可能還是留在當年的狀態,沒有前進。」


沉浸在寫的狀態

  「我很少因為寫不出東西而感到痛苦,寫作對我而言一直是件快樂的事。」
  老師習慣早上書寫,獨自面對著電腦,面對潔淨純白的檔案,等所有外在干擾都降至最低後,一切就緒,指尖在一鍵一鍵敲擊下,發出「噠.噠.噠」有節奏的聲響,仿彿音樂家彈奏著再熟悉不過的樂曲。就這樣一字一句累積達到了幾萬字、幾萬字……。她說寫作是門手工藝,但旁人看來,更像上天賜予的禮物。

  以前教書她會告訴學生:「再怎麼有才華或過往經歷豐富的人,不給他幾天或幾個小時讓自己好好靜下來,檔案永遠都會是空白的,因為想法永遠都在頭腦裡,唯有寫下來才是勝負。寫作源自於個人生命的累積,包括看書、看電影、談戀愛或工作這些都息息相關,但最終還是要有「寫」的動作,你沒寫就什麼都沒有。」

  「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一個,演員看到我的劇本都很想演的編劇。」
  白天工作結束,晚上她會靜心休息,平日裡最常做的就是看電影。但有時看著看著,編劇的職業病也就悄悄跑出來作祟,細看場景分鏡、對白、思考編劇安排……等等。雖說是休息,但真是一點都不意外,她還笑著分享:「我寫的角色雖然不會進入我的夢裡。但它們會催促我起床,催促我盡快完成。」
  問到對於台灣影視的概況她說:「我覺得這幾年,國家在戲劇上做了很多的補助,現在本土作品越來越多,也更重質量,但我還會期待更多。」她樂觀的表示。


小說從來就不是在談故事這件事情,而是如何說

  劉梓潔有一種創作者能說動人故事的本領,洞悉人性,善於鋪陳人與人之間為微妙的情感變化,她認為:「小說從來就不是在談故事這件事情,而是如何說。」其實,每個人每件事都因人而異,端看對方需要什麼故事,或願意相信什麼?,

  這次的講座會與新書《自由遊戲》有關,現場也將設計一些小活動。最有趣的是這本小說章節順序僅供參考,它可以從任何一章開始,任何一章結束。對於這本書她補充:「談到的不只愛情,我們的愛情它可能是由各式各樣的因素,而成為了我們現在面對愛情的態度,有些人可以為愛不顧一切,有些人可以很瘋狂,我主要再談我們為什麼會變這樣?」這本書是劉梓潔小說創作的最新里程碑,寫給半路迷途的漂泊之心,寫給人生遊戲每一次的愛別離苦。




報名人數:72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