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活動報名 \
發文日期:2019-06-05
講座 \ 2019/07/13(六)金車文學講堂:李長青【愛與寂寥都曾經發生】



愛與寂寥都曾經熱切真實的發生,不一定哪個好,哪個壞,他們就只是,悲切而嫻熟的,發生。
 
  李長青生於高雄,現居台中。臺中師範學院特殊教育系畢業,現就讀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班。曾任雜誌特約文字編輯、出版社採訪編輯。詩作被譯為西班牙、英、日、韓等語言,入選國內外多種選集,曾獲多項文學獎,多次受邀參加國內外詩歌節,最遠曾到訪中美洲尼加拉瓜共和國,代表台灣出席第14屆格拉納達國際詩會。著有詩集《落葉集》、《陪你回高雄》、《江湖》、《人生是電動玩具》、《海少年》、《風聲》、《愛與寂寥都曾經發生》等,編有選集《躍場:台灣當代散文詩詩人選》,散文集《詩田長青》。1970世代詩人李長青,在台灣現代詩壇光譜上,無疑佔有中生代重要席位。


請相信:詩句們自己就能興風作浪

  採訪這天我們約在一處有著石墨綠牆面的咖啡館,喜歡吃甜食的李長青老師享用著鬆餅,邊分享著第一本詩集出版的心情:「某一天在路上看到幾片落葉飄下,那瞬間突然感覺落葉有很多東西可以寫。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屬於自己的落葉,能用不同的角度抒發詮釋很多事情,所以我一連寫了好幾首詩,進行的很順利,後來這幾首詩被報社刊登出來,受到鼓勵的我越寫越多。爾雅出版社幫我把這些落葉們集結起來,完成了第一本著作《落葉集》,到現在自己都還很喜歡。」說到這他不忘遞過來一塊鬆餅。原來生活中無處不是落葉,無物不像落葉,無事不指落葉。詩之所以動人,在其對事物觀察入微,對他而言每天看書寫詩,是長年積累下的習慣,沒有做反而會覺得不自在。李長青在〈格局與眼淚〉詩中,指出「詩句們自己/就能興風作浪」,也許詩人寫詩,有時會發現語言有種無法掌控的趨力,任意言語在詩行中興風作浪,表現它的瑰異世界。在李長青老師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外表下,想必寫起詩來也是入魔般狀態的詩人吧。

  他說自己大學就已經確定未來會走入文學,也會繼續讀書學習「以前看散文或小說,到了大學才開始對現代詩產生興趣,讀詩集看詩刊,後來才鎖定現代詩的領域來鑽研。」詩是最精鍊的語言,展現一個寫作人多方面的觀察與思索。他認為台灣要接觸現代詩很容易,很多詩社及詩刊持續發展茁壯,對於台灣文學也好,現代詩也好,他都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


詩的語境
   
    李長青的創作語言跨越了華語、台語,對他而言創作台語詩是一種挑戰;同時也是為母語做出的貢獻「從小我們家就是華、台語穿插著講,所以我對台語很有感情。但也確實需要花更多時間將台語轉換成漢字,讓習慣講華語的民眾也能夠讀得懂。每一種語言都有他的語境,寫作的時候首先要進入語境之中,不僅表達出原意,這樣傳達出的詞彙才能更精準、傳神。如果碰到沒有辦法直翻的部分,工作起來反而很有意思。」他笑著說。看著他的作品在讀到方言的地方停頓下來,剛好可以讓大家慢下來,細細咀嚼。

    目前他出版的個人詩集已多達八本,近期作品《詩田長青》由爾雅出版社發行,他說算是一種廣義的散文,談談一些對詩的看法。李長青雖然在詩壇穿梭多年,但他的風格並沒有因此定型,想法反而更多變化,在場景不斷變換的詩行中專志創新任何未曾嘗試的詩藝表現,開拓出新的風貌。關於平日裡的寫作靈感他說:「我在創作的時候也希望自己不要一成不變,可以有些不一樣。這時候我會將題材和題材彼此抽離轉換,或語言和語言的變化。有時候遇到瓶頸,三行詩寫一寫再做五行詩,讓自己換個心境重新開始。」

 
「文字的世界」對於他而言,已成為「詩」的借代

    這次分享的講題與今年一月出版的作品《愛與寂寥都曾經發生》相同,講座內容會分享現代詩寫作的想法。《愛與寂寥都曾經發生》這冊詩集,是精心挑選自作者寫作現代詩20年來的部分代表作品,集結而成,共計60首。他說:「很多人對文學有點誤解,怕覺得有距離、太難懂。好比說每個人欣賞藝術作品的解讀都不同,觀看的角度也不一樣,但你怎麼去欣賞它才是重點,並沒有標準答案。」他兩手交叉往後靠向椅背接著說「希望讓大家感受到,不論是文學抑或現代詩,都是很親切的。情感表達的方式有很多種,字字推敲,一張紙、一枝筆,就能寫出彼此的共鳴。」李長青認為,文學不是分析、不是了解,而是引導我們去感受。如果平常沒有談論詩的機會,2019年7月13日這天歡迎你和李長青詩人一同到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窺探現代詩的秘密。



【金車文學講堂】
時間︰2019/07/13(六)14︰00-16︰00
講師︰李長青
講題︰【愛與寂寥都曾經發生】
地點︰金車文藝中心南京館
(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二段1號3樓)
電話︰02-25628629#12





報名人數:19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