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活動報名 \
發文日期:2018-10-09
講座 \ 2018/12/1(六)金車文學講堂:蔣亞妮【從寫你到寫我】


她曾夢想成為記者,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寫作、出書,學習過程中發覺自己並不適合新聞系,轉學後才開啟她的文學之路。「我想人人都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我喜歡書寫,也喜歡東海。記得張愛玲說『成功要趁早』,由於我起步的比別人晚,所以要比別人更加努力才行。」她細細說著。大學畢業後進入中興研究所,接著到北京學校交換了一陣子,後來在出版社工作了一段日子。她始終覺得有件事情一直懸掛在心上,如果沒有完成這個學位,心裡似乎會有些許遺憾,雖然身邊的朋友可能早已組成家庭或擔任公司主管,但是對她來說,文字已經離不開她的生活。「我是一定要上這台火車的。」她形容自己像在搭一部行駛中的火車,雖然不確定下一次下車是什麼時後,也不確定出現在眼前的會是什麼樣的風景,但就算沒人告訴她下一步該怎麼走,她知道自己會一直寫下去。

字字深刻,赤裸透明

  出生在差不多的年代,經歷過相同的時代背景,在閱讀的過程中,文字描繪的文化、價值觀以及面對感情的描寫都格外有感觸。近期的作品《寫你》,是寫你也是在寫她自己,她以平靜的方式書寫經歷的每道傷疤。像是在尋求救贖,緩緩解開人生中每段「劫」。口吻纖細卻也微微帶刺,但她並非對他人,而是針針刺向自己。她搜尋大腦記憶庫裡過往的隻字片語,用她敏銳的洞察力,重新剖析自己的每段「情」,好像必須讓自己從頭走這一回,才算是真正解脫。《寫你》這本散文集,如同一冊私人的日記,一邊翻開過往一邊調整看待往事的方式,梳理前塵,只為從記憶迷宮尋路、出走,望往後可以順航。字裡行間帶有小說般的曖昧感,雖然字字深刻赤裸透明,卻與大部份的讀者一樣依舊看不透,卻喜歡她保有的那份神秘。

行事低調,只想好好睡眠與寫作

  她回憶起出版第一本書《請登入遊戲》時,正任職於出版社,公司一樓就是書局。「我不想讓別人發現我出書,連我最好的同事我都沒說。我每天到樓下確認我的書在最不顯眼的架上,才安心的離開,但瞞了一陣子終究還是被發現,同事有天傳照片問,這本書,作者是妳嗎?當下只好尷尬承認。那時大家都很訝異也覺得有趣。」她苦笑說著。我問她作品常提及朋友和家人,那他們是什麼反應呢?不意外的聽她回答:「我出版後也不會告訴他們,除非有人自己發現。」聽到這裡我們同時笑了出來。對話中透露出她的低調,她是不會刻意推銷自己的人。關於她的父親、母親與自己的成長,她不會明著寫,曲曲繞繞卻總能顯現出孤獨,寫感情一樣在同性與異性之間迴環,似有定見又像毫無定著,時不時透出一些蒼涼。這樣的說話方式,讓人感覺有些迷人,也感覺這樣的她好真實。

從寫你到寫我

  因為工作需要,在完成《寫你》之前,恰好也正在寫採訪專欄,看過蔣老師幾篇女人迷網站的文章後,感覺她專訪的人物中都具備了靈氣般,把採訪現場和生活中捕捉到的人物動作、聲音等細節如實呈現,感染力的細節描寫令人難以忘懷,帶給讀者身臨其境的感受。「借此認識到許多喜愛的作家呢」她開心的說。「這次金車文學講堂我想分享我是如何寫他人,又是怎麼樣寫我自己的,就是寫你也寫我吧。我想讓觀眾更加親近文學,朋友曾跟我說,我寫的東西很通俗常,寫一些朋友或愛情,但我反而認為最早的文學一開始不也是這樣子嗎?對於閱讀文學這件事,希望是一般大眾人也可以喜歡的事。」她說。

祝人生潔淨

  她說如果要送讀者們一句話就「祝人生潔淨」吧。「有次請陳俊志老師幫我簽書,他是我很喜歡的作家,也是寫《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的作者,同時也是導演。他當時寫下的祝福就是『人生潔淨』,我看了很有感觸,覺得這是給作者最好的一個心願與祝福。於是我也想送這句祝福給別人,我想,如果人生潔淨,不管是對閱讀或是寫書,都是極好的。」她說明。

  問她是否考慮寫小說?她說:「寫散文與寫小說是兩種不一樣的心境,我覺得若寫長篇小說,應該可以用到焚燒生命這個詞,它如同製作大型裝置藝術,沒辦法短時間抽離,目前我現在的人生階段還沒辦法完成這件事,下本作品會寫短篇小說集,目前完成了6分之1了。」對於已經是書迷的我,已開始期待老師未來每一部觸動人內心的作品。





目前報名人數:16人